追蹤
鍾年晃-六月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的部落格,想聽真話,想看真相,請留步。
  • 49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給趙少康先生的一封公開信

政媒兩棲,原非常態;所欲避免者,即是「球員兼裁判」、「監督者與被監督者彼此混淆」的情形。趙先生之所以「棄政從媒」,離開政界,專心經營媒體,並未再重回政壇,想必也是對此有所了解之故。但趙先生經營媒體,本身與政壇之關係卻依舊緊密;其份際拿捏是否得當,此處暫且不論。然而傳播時代,之所以屢有要求「媒體自律」之呼聲,即因媒體身為第四權,權力之大,其實遠超乎想像。以正常三權分立之現代國家而言,之所以有「三權分立」之憲政設計,即是希望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間,彼此分權,互相制衡;以免形成某一權力特大,以至於無從節制之情形。國家機器固有三權互負制衡之責,然而國家機器之外,媒體身負第四權之名,行監督政黨、政治人物之實,居然無與其相制衡之權力(僅能求其「自律」)!由此可見媒體權力之大。而媒體既已手握權柄,若再與政黨、政治人物相琯結,則其能為非作惡、顛倒是非之程度,實另人不寒而慄! 回想二十多年前,趙先生以媒體寵兒身份席捲政壇,自台北市議員任內迅速攀升為政治明星,被譽為「政治金童」。媒體之於政治,其影響之大,趙先生想必非常了解。然而趙先生既有優越之從政經驗,於媒體界之內,所從事者亦多為政治評論工作,想必對於中廣之為國民黨黨產一事相當明白。國民黨黨產之歷史,即是一部國民黨政權對於台灣之殖民史;台灣人民之所以認為黨產多屬不義,即是因國民黨長期以來,以其威權統治之特權,掩護其「接收」台灣之際,對於日產、民產、國產之巧取豪奪之故。而「中廣」本身,即是最著名之「變國產為黨產」之例。換言之,國民黨黨產名為黨產,實為台灣國產,應無條件歸還國家,方為正道。國民黨馬主席不此之圖,居然公然買賣國產,將變現之金額收為政黨私用,已然是於不義竊佔國產之上,再加一道不義盜賣之手續。雙重之不義,國民黨馬主席愧對台灣人民,已是不爭之事實。而趙先生既知集資入主中廣,等同於協助國民黨之脫產、協助國民黨虧空原屬台灣人民之財產;心知肚明之餘,卻依舊我行我素,不加迴避。此等「虧空台灣國產幫助犯」之作為,實有虧於趙先生平日於自家媒體之上批評時政、月旦人物、貌似正義凜然之形象。雙重之不義,除馬主席外,趙先生亦應負擔部份責任。 於另一方面,廣播媒體之電波資源屬於公共財之性質;此為常識,眾人皆知。趙先生曾為留美學人,又身在媒體圈多年,想必深知此類媒體資源,非為其持有者所能私相授受。根據2006年10月潤利公司所作之市場調查,光是飛碟電台與中廣,於全台廣播之「有效廣告量」之中,即佔有高達四成之比例。於趙先生購入中廣之後,顯然將形成一「廣播媒體托辣斯」,導致「電波資源公共財集中於極少數人身上」之現象。公共財成為「私人財」,則其必然失去其作為公共財之意義。此外,中廣之為國民黨黨產,既屬不義,由政黨掌控原屬公共財之媒體資源,專為某特定政黨與個人服務,已極不恰當。國民黨「三中脫產案」,既經由中國時報榮麗集團之疑似假買賣脫產、復經趙先生集資購入,其間疑點重重,極可能已然涉及不法;此間龐大之資金與政治運作黑幕,亦在在啟人疑竇。我們想就教高明的是,此等外人難以監督、涉及政黨、鉅額資金、政治捐輸運作、權力分配佈局之事,何以竟可公然加諸於屬「公共財」之廣播資源其上!如前所述,廣播資源既屬公共財,自然應受公眾監督;國民黨以中廣國產為政治運作之籌碼,而趙先生亦甘為政治運作之棋子,買下公共財,卻難受公眾監督。此為第三重之不義,趙先生難辭其咎。 三重不義俱在,事實俱明。趙先生身為媒體名嘴,口才便給、辯才無礙,也因此於媒體經營形象上頗為成功,這是令我們佩服的。然而趙先生甘犯三重之不義,協助國民黨脫產,是否與國民黨馬主席相同,平日攻擊政敵、月旦人物,大義凜然;而一朝利字當前,即可全然不顧道義?同樣身為媒體人,我們期許趙先生,除了媒體事業經營成功之外,亦應以身作則,負起身為媒體工作者之社會責任。我們呼籲,趙先生應懸崖勒馬,拒絕協助國民黨不義黨產之脫產、拒絕將理應屬於全民之廣播資源公共財,貶為國民黨黨政運作、政治交換之籌碼。如此方為國家之福,相信亦是趙先生個人之福! 敬祝 身體健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