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鍾年晃-六月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的部落格,想聽真話,想看真相,請留步。
  • 49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也談名嘴治國-兼為陳聰明說幾句話

曾幾何時,我周遭的朋友開始以「名嘴」稱呼我。其實我並不喜歡這樣的稱謂,因為「名嘴」給人的感覺是只有「口才便給,但是腦袋空空」的印象,其實這一行比較正確的稱呼應該是「評論員,commentator」。以我自己為例,我常上的談話節目總長兩個小時,扣掉call-in時間,每位來賓平均發言總長絕不超過10分鐘,但我每天卻要花2至3小時準備資料,如果只靠一張嘴,我就不必這麼辛苦了。 我與陳聰明素昧平生,甚至還在節目中批評過他,但這次我要跳出來幫他說幾句話。陳聰明此次無端捲入吃魚翅風波,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與那些批評他的人最清楚。但如果只是吃魚翅,沒有任何不法事情,就要被監察院約談甚至彈劾,未免也太小題大作了吧。 別忘了,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也曾多次前往富邦銀行招待所吃魚翅,而且時機正是台北銀行與富邦銀行合併前後,此事早被人向特偵組檢舉,但至今尚未偵結,顯然特偵組覺得此案並不重要才會一拖再拖,如果總統吃魚翅沒有調查的必要,檢察總長吃魚翅何必大驚小怪。 再來談談這些爆料後窮追猛打的名嘴心態。根據中國時報6月23日的報導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50101594+112009062300111,00.html 劉益宏說當天參與魚翅宴的名嘴有張友驊、胡忠信、張啟楷、盛治仁、黎建南等人,他還說:「吃也是你們在吃,為何兩次都要去新同樂?就是你們這些名嘴喜歡吃嘛!」 、「名嘴爆料,加上媒體公審,怎麼能讓總長就這樣下台?」 。 我與劉益宏雖然政治立場不同,但這次我完全同意他說的話。吃飯是你情我願的事情,這些名嘴絕對不會有人被陳聰明強押參加飯局。即然當初酒酣耳熱,相談甚歡,現在為何翻臉不認人,一路追殺。這種作法不僅不道德,而且極為愚蠢。 別忘了陳聰明是怎麼上台的。當時陳水扁前總統原本提名謝文定出任檢察總長,不料未通過立法院同意,改提陳聰明之後,才通過任命案。謝文定為何無法通過任命案,原因之一就是此次追殺陳聰明的名嘴之一胡忠信與前花蓮地檢署檢察官李子春全力反對。 我當時正好採訪立法院新聞,行使同意權前夕,胡忠信帶著電視台記者到立院各黨團辦公室極力勸阻,還將畫面利用某電視台SNG同步傳送。行使同意權當天,胡、李二人帶著大批群眾在立院前叫囂,反對謝文定出任檢察總長,最後謝文定中箭落馬。 這段歷史相信很多人記憶猶新,令人不解的事,當初盡全力做掉謝文定,讓陳聰明得以有機會出任總長,現在卻又全力追殺陳聰明。其間是不是有人存有「你陳聰明能有今天是我的功勞,現在你竟然敢不聽我的指揮辦案」這種king maker的心態呢? 很多人批評名嘴治國,但名嘴即無行政權也無立法權要如何治國?真正讓名嘴有「治國假象」的是那些政客。這些與名嘴互相利用的政客得到媒體曝光度,成為支持者心目中的英雄,而名嘴也得以淺嚐權力的滋味。就是這種不健康的「政媒關係」使多數人產生名嘴治國的謬誤。 其實,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當然更不會有永遠的朋友。現在和名嘴一家親的政客,假以時日可能翻臉不認人,屆時名嘴如何自處?又或如陳聰明一樣,當年明明水乳交融,現在卻被視為寇讎。不過,有些名嘴很厲害,不管誰當權,他都能成為入幕之賓,成為永遠的當權派。 所以,名嘴也許可以治國,但評論員永遠不能治國,也不會治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